「3·15特別報道」室內甲醛應對,迄今仍是困局-甲醛知識

NEWS
新聞資訊

您當前位置:新聞資訊» 甲醛知識

「3·15特別報道」室內甲醛應對,迄今仍是困局

分享到:時間: 2019-04-13 13:44:25     來源: 陝西AG8视讯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甲醛危機事件頻發後,室內空氣質量引發公眾擔憂。

2018年9月,“阿裏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報道引起輿論嘩然,也帶火了甲醛檢測儀。但2019年2月,權威部門檢測顯示,“網紅”甲醛檢測儀無一合格。

人造板家裝引起的甲醛超標,一無是處的“網紅”甲醛檢測儀,難以關聯因果的疾病……甲醛恐慌下,現狀是:我們該如何知悉居住風險?

不靠譜的甲醛檢測儀

在“甲醛房”問題尚未引起輿論嘩然之前,李欣然早已憂心忡忡。

2016年大學畢業後來京工作,李欣然跟著中介看房子。有一處正在裝修中的房間,中介許諾裝完就能住。李欣然好奇:“裝修後不會有甲醛嗎?”中介表示沒問題,“都是環保裝修材料。”

“這種公寓會為了快速出租,裝修後也沒太多通風時間。”李欣然在天通苑租了一個合租房的客廳隔斷間,仍對甲醛保持警惕。入住後,她在淘寶下單了一款售價50元的便攜式家用甲醛檢測儀。

李欣然按照說明書開始給房間做檢測,顯示室內甲醛超標好幾倍。“也懷疑儀器瞎搞,但還是害怕。”她在窗戶外麵也測了一次,並沒超標。“感覺窗戶那裏有一道隱形的屏障,伸出去是霧霾,跨進來就甲醛超標。”

彼時,室內甲醛問題尚未成為危機。直到2018年9月,“阿裏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報道於各個社交媒體刷屏,自如及其他長租公寓的室內空氣質量問題引發公眾熱議。

與之伴隨的是,甲醛檢測儀也跟著火了起來。但隨後,“網紅”產品遭遇反轉。

2019年2月,上海市市場監管部門對網紅產品“甲醛檢測儀”進行了風險監測。檢測人員將售價低於1000元的甲醛檢測儀按銷量排名,在天貓與京東商城購買了41個批次、近20個品牌的產品,生產廠家涉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檢測項目包括甲醛濃度的示值誤差和甲醛濃度示值重複性。根據檢測方案,甲醛檢測儀的示值誤差隻要小於15%就被視為滿足要求。不過,檢測結果顯示,沒有一台甲醛檢測儀在6個環境條件下,示值誤差和重複性都能滿足要求。

也就是說,所有被抽檢的甲醛檢測儀都不合格。而在淘寶與京東等電商平台,這些價格低廉的檢測儀頗受消費者青睞。以“甲醛檢測儀”為關鍵詞在淘寶搜索,排名最前的一款檢測儀銷量為1.8萬,價格隻要49.9元。

界麵新聞谘詢了一款售價為168元的甲醛檢測儀。截至2019年3月13日,此檢測儀僅在本月銷量已超過2000單。淘寶客服表示:“檢測結果與專業測試結果有一定誤差,但是誤差並不大。”

但實際上,依據上海市市場監管部門的檢測結果,部分甲醛檢測儀顯示的甲醛濃度數值不僅不準確,甚至與真實的濃度可能完全相反,毫無參考價值。

“這些價格低廉的甲醛檢測儀基本上是無用的道具。”四川農業大學環境學院講師、室內環境汙染物監測與防控專家陳生力告訴界麵新聞,專業的甲醛檢測儀分析方式一般為泵吸式,而網絡上售價千元以下的甲醛檢測儀基本為被動擴散式采樣方式。泵吸式即利用電源帶動氣泵對待測區域的氣體進行采樣,而擴散式成本較低,通過氣體自由流動進入儀表。也因此,擴散式檢測儀受周圍環境影響較大。

此外,深圳市建築科學研究院綠色人居環境研究中心的高嶢博士在東方網的采訪中表示,由於甲醛檢測儀的校準設備搭建成本高、難度大,小廠家生產的儀器很多都是未經過校準,因而檢測結果有較大誤差。

早在2017年,科普網站果殼網對市麵上的家用甲醛檢測儀進行拆解測試,結果顯示測量數據完全隨機且不可重現,有些檢測儀甚至隻是安裝了感應風速的設備,並不能測量甲醛。

檢測行業魚龍混雜

李欣然也覺得“這種極其粗糙的自測不可信”,但那時已草木皆兵。“查了檢測機構的價格,大概要上千塊錢,對當時的我來說覺得比較貴,就選擇自測。”

事實上,專業機構檢測價格令普通消費者超出預期,也是甲醛檢測儀銷量巨大的原因之一。

多名行業專家表示,對於室內甲醛檢測,要認準具有CMA(China Metrology Accreditation,即中國計量認證)資質的專業檢測機構。這第三方檢測機構進入市場的準入證,其出具的報告具有權威性。

對於如何選擇專業檢測機構,陳生力表示,CMA資質的審核一般是由當地市場管理監督局完成,可以通過當地市場管理監督局來查其資質是否屬實。此外,陳生力提醒,拿到CMA的一個前提就是經營範圍裏不能出現檢測之外的其他業務,如果經營範圍中也出現治理業務,就需要警惕。

界麵新聞查詢發現,CMA認證機構檢測通常按照采樣點收費,100平方米麵積的房子大約需要3至5個采樣點。由於地區不同導致的交通費與上門費差異,每個采樣點費用幾百元至上千元不等。

不過,盡管隻有經過CMA認證的檢測機構的出具的數據報告才具權威性,但未經認證的檢測機構在市場中並不鮮見,很多往往還承包了室內空氣的治理工作。

一個無法忽視的是事實是,很多CMA認證機構往往集中於一線城市。陳生力表示,很多四五線城市沒有本地CMA認證機構,而一線城市的認證機構出於交通與人力成本可能不願意去,或者采樣點足夠多才起測。

界麵新聞谘詢一家CMA認證機構,對方表示,北京五環以內上門檢測一個采樣點需300元,而五環以外需視距離增加上門費用。此外,此機構的檢測區域僅限北京與天津,如果是在河北或者山東均無法檢測。

市場供給與需求的不匹配,為廉價甲醛檢測儀與未經認證的檢測機構留了空間。但市場魚龍混雜,買到安心並不容易。以“甲醛”為關鍵詞在“天眼查”搜索,可以得到超過2萬條結果,多數公司的經營範圍同時包括甲醛清理與檢測。

“這類機構非常混亂。”一名成都的環保科技業內人士表示:“目前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並無相關的技能等級培訓這種體係,甲醛治理與非認證機構的檢測也沒有什麽定價標準,很多檢測或者治理公司也都是‘看人下菜’,消費者根本沒辦法判斷檢測是否專業。”

盡管各地都存在行業協會,可以進行標準的審定,但上述業內人士表示,行業協會畢竟不是強製力的約束機構,隻能起到一定程度上的自律作用。此外,各地行業協會往往各自為陣,很難有一套統一的標準。

界麵新聞通過淘寶網谘詢一家位於北京的甲醛治理公司,對方表示可以進行專業檢測與甲醛治理。不過,在產品說明頁麵中,此檢測公司表示檢測前需要關窗6至12小時。而依據《室內空氣質量標準》(GB/T18883-2002),進行甲醛檢測前需關閉門窗12小時以上。

一方麵是魚龍混雜的市場,另一方麵是日益增長的需求與恐慌,自媒體“老爸評測”創辦者魏文鋒同樣對此深有感觸。

魏文鋒此前在政府檢驗檢疫部門工作了近十年,因偶然發現女兒使用的包書皮味道刺鼻且檢測化學品超標,維權無據之後開始自己做消費品評測。“有特別多的家長關心房屋裝修甲醛檢測問題,突然意識到這個需求量很大,而很多甲醛檢測儀又不靠譜。”

魏文鋒開始做一個“甲醛檢測儀漂流”的項目,買了一台12500元的專業甲醛儀器給到一個家長群。“目前已有超過2萬個家庭做了甲醛檢測,大部分還是裝修半年以內。在檢測的接近6萬多個房間裏,甲醛超標的房間超過40%。”

陳生力介紹稱,一般價格在1萬元人民幣以上的甲醛檢測儀,在其傳感器壽命之內,經過定期校準的前提下正常工作,通常可以得到準確的結果。“但對普通消費者而言,這比找專業機構檢測的成本還要高。”

無處不在的甲醛

從沸沸揚揚的“自如甲醛房”事件,到“甲醛檢測儀不合格”引起的熱議,都暴露了一個無法忽視的事實,甲醛正引起廣泛關注甚至恐慌。

一個問題是,是不是隻要是室內裝修,就必然會有甲醛?多篇研究文獻表明,甲醛在裝修中廣泛存在,即使是實木家居也並非完全沒有甲醛,但含量很低,而人造板是甲醛釋放的主要汙染源。

“甲醛最大的麻煩來自於,它遠高於其他常見有害化學氣體的揮發時長,人造板中的甲醛釋放長達十多年,衰減緩慢,對人造成長期影響,所以需要引起重視。”陳生力告訴界麵新聞。

並非隻有新裝修的房子才有甲醛汙染。清華大學在2013年調查了北京40戶家庭的室內甲醛濃度,被調查家庭兩年內均未進行過裝修。調查結果顯示,40戶家庭中甲醛檢出率為100%,有12.5%的家庭中甲醛濃度超出國家標準(0.1mg/m)。

研究室內空氣質量的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博士生張旭撰文表示,中國2010至2012年間的人造板產量是2007至2009年的2.4倍,產量快速提升的背後是市場巨大的需求,裝修建材的大量使用可能是甲醛濃度上升的一個原因,而近幾年室外的PM2.5汙染也降低了住戶開窗通風的意願。

公開研究資料顯示,上個世紀歐美學者就已經知道室內空氣甲醛是“不良建築物綜合征”的病因之一。中國室內空氣環境問題出現的時間比發達國家遲了約20年。

2015年媒體公開報道的數據顯示,我國每年新增建築麵積超過20億平方米,以人造板為主要原材料的建築裝飾裝修材料和複合木家具被大量使用,其中不乏一些會散發甲醛和苯的材料。

事實上,對於裝修材料中的甲醛釋放量,中國已采取了嚴格的標準。2017年4月22日,中國人造板行業唯一的強製性標準《室內裝飾裝修材料人造板及其製品中甲醛釋放限量》(GB18580-2001)16年來進行了首次修訂。新標準將甲醛釋放量限量值改為0.124mg/m3(即使用1立方米板材,甲醛含量是0.124mg),較之前更為嚴格。

不過,陳生力告訴界麵新聞:“人造板的甲醛釋放具有累積效應,比如每一塊板材都符合標準,但使用多了室內空氣最終就可能超標。”這也不難解釋,為何采用環保裝修材料,公眾卻仍然難逃室內空氣汙染恐慌。

目前,對於室內空氣的甲醛濃度,在司法實踐中常用的衡量標準有兩個:《室內空氣質量標準》 (GB/T18883-2002)與《民用建築工程室內環境汙染控製規範》(GB50325-2010)。前者是非強製性的國家推薦標準,主要用於確定室內環境是否符合居住健康要求。後者具有強製性,主要用於建築工程和室內裝修工程的環保驗收。

“《民用建築工程室內環境汙染控製規範》實際上比《室內空氣質量標準》要寬鬆。前者的標準是要求帶測房間的門窗提前封閉1小時,而後者要求12小時以上。”陳生力表示:“室內有害物的濃度呈對數曲線上升,12小時後可以達到一個濃度平衡飽和。封閉1小時與封閉12小時測量會有很大區別。”

“《室內空氣質量標準》放在全世界來看其實都是很嚴格的標準,它的數據來源於香港辦公室內的室內空氣質量標準,以及前蘇聯工業企業衛生標準。”陳生力介紹,不過《室內空氣質量標準》目前隻是一個推薦標準,沒有強製性,近幾年不少此領域專家也一直在推動將此標準調整為強製性標準。

其中的區別在於,如果標準具有強製性,監管部門在前端檢測發現出租房甲醛超標,就可以驗收不合格,不準其入市。或者日常檢查經租戶投訴發現其甲醛超標,監管部門就可對相關租賃企業進行懲處。

目前來看,李欣然等租客們覺得,“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租首次出租的房子。因為要想維權的話還得先證明侵權,這個就很麻煩。”

因果鑒定難題

“證明侵權”確實不易。對於甲醛與白血病之間的因果關係,在醫學界一直存在爭議,也成為諸多現實案例的關注點。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下屬機構國際癌症研究中心2009年的一項結論,專家組認為,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甲醛可以引發鼻咽癌,但並無足夠的證據證明甲醛可以引發白血病。

此外,根據一篇2017年發表於毒理學知名期刊《Archives of Toxicology》的文獻,丹麥國家職業環境研究中心的學者Gunnar D. Nielsen綜述了30多年來各國科學家和衛生組織對甲醛危害性進行的遺傳學、分子動力學、流行病學等多方麵的研究,結果表示,當室內空氣中甲醛平均濃度低於1ppm且短期甲醛濃度低於4ppm時,包括白血病在內的腫瘤的相對風險沒有增加。

而依據中國《室內空氣質量標準》中0.1mg/m(即0.08ppm)的限量標準,上述結果中提及的1ppm與4ppm分別是國家標準12.5倍和50倍。

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血液科主任李振宇在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白血病的病因複雜,涉及環境汙染、基因突變、電磁輻射、病毒等。現有研究表明,室內甲醛汙染與誘發白血病存在一定的相關性,但還缺乏循證醫學的證據,既證明不了“甲醛汙染導致了白血病,也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性。

這種因果關係的模糊,在諸多“裝修汙染疑致白血病”的案件中,同樣成為爭議點。根據裁判文書網公開的資料,在近30份關於甲醛超標疑似引發白血病的相關文書中,偶有患病一方勝訴,但多數患者則麵臨訴訟難題。

界麵新聞梳理發現,上述案例主要的爭議點多集中於室內空氣質量的檢測報告的證據效力、舉證責任主體在誰、以及病情與甲醛是否具有因果關係。

一份公開於2018年7月的判決文書涉及鏈家公司所出租的房屋疑致白血病的案例。案件在患者生前曾曆經大興區法院和北京二中院的兩次民事判決,患者死亡後又曆經北京市高院的民事裁定。上述過程中,法院均以原告未能證實空氣質量與患病因果聯係為由,拒絕支持原告訴訟請求。

老爸評測也接觸到消費者疑因室內空氣汙染導致白血病或者其他疾病的案例:“隻能說用哪些措施來防範和治理,或者大方向上推動監管、標準的進步。如果是消費者要維權,舉證非常難。”

值得提及的是,不僅僅是室內空氣汙染,近期引起關注的“奧迪車內異味疑致白血病”事件,同樣麵臨此難題。

2019年3月11日,一篇名為《他們都買了奧迪車,他們都得了白血病》的文章在網絡熱傳。此文引發了不少奧迪車主擔憂。在一個名為“奧迪車異味維權”的QQ群裏已有超2700人,不少車主懷疑,親人的疾病或許和車內異味有關。

不過,界麵新聞檢索裁判文書網發現,車內空氣汙染的案例多數也因無法證明疾病與車內異味的因果關係而敗訴。已有案例不僅涉及白血病,其他疾病同樣麵臨此堅定難題。

根據一份2018年6月的判決文書,原告於2009年購買了一輛法國標致307CC轎車,一直到2017年,車內空氣依然檢測超標。原告認為自己和家人的鼻炎、咽喉炎、肝功能異常等疾病與此有關。浙江省杭州市江幹區人民法院判決認為,原告沒有證據證明超標氣體產生的原因,同時,病曆記錄無法證明具體損害,更無法證明是否存在因果關係。

李欣然還是會特別關注這些新聞:“雖也擔心最終不過隻是一個危機公關,這些事情受到關注總是好的。在問題真的解決之前,還是要自己防範。”

陳生力表示,在裝修和家具已成定局的狀態之下,最有效的處理手段是良好通風。“一般來說,長期在高濃度環境下生活風險概率才會更高,甲醛是有閾值毒物,低濃度下不至於有多大問題,符合空氣質量標準的環境不需要過於緊張。”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